2014年的航季进行了大约一半,桅杆上所有的缆绳都松了,把我安宁的避难所变成了巴黎圣母院。令人惊奇的是,想要永久地解决这个问题只能把整个桅杆都拿掉。幸好这船还在保修期。

新船就跟新房子一样。它们需要适应几年。

Return to Top ▲Return to To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