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早在爱奥尼亚海上迎着壮丽的日出和平静如镜的水光醒来。然而,我的思绪却在紧张地思考一个重要的,吉米·杜兰特式的问题:是走是留?

今天晚些时候,大风就会从西北方向刮来,而我现在下锚的地方并没有什么遮蔽。唯一可用的港口需要沿墨西拿海峡往回走30英里到雷焦卡拉布里亚。我迟疑了几个小时,发了信息给我的几个航海智囊:扎克·古尔德(Zack Gold)、皮埃尔·保罗·拉法(Pier Paolo Raffa)和马西米兰诺·帕西亚(Massimiliano Paxia)。大家一致认为我需要找到一个港口避两天。于是我就去了!就像扎克说的,“6个小时买个安心,值得了。”

所以我现在到了港口,拴得牢牢的,停靠得妥妥当当的。外面狂风呼啸,大浪喷薄,冷雨倾盆,闪电照亮了整个夜空。

我不喜欢走回头路,这就是为什么我今早迟疑了那么久。失去所有那些已经走过的路(或者已经渡过的水)感觉像是在学校被留了一级–那时候有好几个老师都想这么对付我来着。现在你们看看我吧,婊子们!我在船上呢!

今天,我花了一些时间思考走回头路的心理和当你有一个清晰的目标和动力去到哪里,却被拖延的心理。当你不能举步向前,就感觉是在浪费时间。

但是,随后我记起,不知多少次当我陷入混沌的中间状态时,不得已停步或者甚至走几步回头路都给了我巨大的、意想不到的惊喜。

2003年,我在泰国甲米攀岩时伤了脚踝。我在小屋的门廊上养了三周的伤,望着同是攀岩爱好者的人们来来往往,听着他们的金属装备发出熟悉的碰撞声。不能攀岩,我伤心死了。

但是随后发生了一些事情:我慢了下来。我的生活变成了赫特人贾巴的门廊–世界缩小了,变得轻松了。朋友们来到我家,跟我聊天。我读了《荒原狼》和尼采,写了一本日记,养成了一些至今仍指引我的生活信仰–比如说,不要跌落。

我想说的是,没有时间是浪费的时间。所有时间都只是时间。我们利用这些时间所做的定义了我们的人生。我不能控制天气,但我能控制自己做出的决定,而这也是我们定义自己的方式,通过做出决定–大决定、小决定,它们统统积少成多,最终定义你。

所以,下一次当你在机场被延误时,当你等待一位女士梳妆停当时,当你遇上堵车时,或者当你像我一样,在港口等待天气转好时,别发火,别抱怨。努力好好利用这点时间,因为一旦这时间过去便再也不能复返了。等待女士除外:它会减慢时间的脚步。如果你总是在等一位女士梳妆,那么你会比其他所有人多出两三倍的时间。这是真科学!

我阴云密布的一天的几张照片。希望你喜欢。

超赞船长,雷焦卡拉布里亚港口,2015年9月

Screen Shot 2015-09-21 at 8.56.26 AM

黄色不好

Screen Shot 2015-09-21 at 8.56.43 AM

粉色不是你所认为的那个友好的颜色

Return to Top ▲Return to To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