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幻发综合症。是的,我说了。

我是今年夏天看我自己跳入海里又浮上来时的照片和视频时才发现的。

好像每当我破海而出的时候,我都会做“《海滩游侠》式的甩头”动作,就好像我有一头帕米拉或者哈塞尔霍夫的秀发一样。不只是这样,我还会用手“捋”我的头,就好像要清理眼睛前面湿漉漉地缠绕在一起的、茂密的、幻想中的头发一样。

 

 

我有幻发综合症。是的,我说了。

我是今年夏天看我自己跳入海里又浮上来时的照片和视频时才发现的。

好像每当我破海而出的时候,我都会做“《海滩游侠》式的甩头”动作,就好像我有一头帕米拉或者哈塞尔霍夫的秀发一样。不只是这样,我还会用手“捋”我的头,就好像要清理眼睛前面湿漉漉地缠绕在一起的、茂密的、幻想中的头发一样。

我三十多岁的时候开始脱发。有那么一阵儿,我恐慌了,但是恐慌很快变成了接受。而且之后我再没想过它第二次。事实上,我从没更快乐过,也从没有更受女士们欢迎过。

所以,要拿我的幻想毛囊综合症怎么办呢?什么都不办!对我来说,这是对过去的我的愉快的纪念–那时我有一头犹太爆炸式,每个女人都很羡慕我。她们会在大街上走过来笑着摸我的头,渴望她们也能有我这样的自来卷。

但是,现在我不需要你们的羡慕了。我只是感激我的头骨形状不错,相比于约翰·梅里克(象人,John Merrick)更像帕特里克·斯图尔特(Patrick Stewart)。

超赞船长,意大利,撒丁岛。2015年8月


20150807_114320 20150805_120857 20150805_111518

 

 

 

Return to Top ▲Return to To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