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好的一个航季!

35个客人/ 30+海豚/ 2个秘密情人,两人都是非专业的,都是前共产党员/ 2000+英里的水在船身下流过/ 没有触礁/ 没有大损伤/没有坏血病/没有性病(据我所知。截止目前。)

今年我在客用卫生间里安装的电马桶获得了巨大的成功。终于不用帮我的客人们冲臭臭到海里去了–没人能真正搞懂怎么用那个手动的冲水系统。去年我左手起的茧子都是冲厕所冲的。至于右手的茧子嘛,就是又一码事了……


_MG_9204

这个航季,我的第三个航季,是最最棒的。不像去年极端两极化的天气–不是风太大就是一点风都没有–这个航季的天气呈现出美丽的一致性,有绝佳的光照和适度的风,混合着有挑战性的大风条件。我的客人和我完成了史上最好的航行。

最重要的是,今年我成为了一个更好的水手–我突然间开了窍,找到了一种沉着的自信,而这种自信是我之前所没有的。很多对于天气、海浪和风的恐惧都消散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像是技能的东西和来自于经验的自信。

我对这艘船的理解也加深了。我学会了与她和谐地合作,而不是与她和大海对抗–那永远是无用的!

_MG_9977

我还开始认识到我的和船的极限,并且开始在这个范围内工作。我做了比以前更好的防范工作,减少了不必要的或者意外的风险,比如:在风势变得过猛前缩帆,在起航前更好地准备船只,和阅读天气条件报道并且做出相应的反应。

我没让这崭新的自信冲昏我的头脑。从去年的经验中我知道–一旦你的自负开始认为“哥们儿,这事儿你很玩得转”–也就是你开始抓狂的时候。大海可以成为一个狂暴的婊子。而且如果她哪怕是觉察到一点点你厚颜无耻的得意,她就会像共和党人拒绝环保法案一样把你倾覆。我绝不会再把她的温柔视作理所当然。这点我还是知道的。

等一下…… 我这是在说大海还是女人呢……?

就客人而言:今年有35个,一个新的记录。有时候感觉Esodo更像一个漂浮的妓院,只是我从不知道到底她是那个妓女还是那个嫖客。我想那个皮条客就是我了!

今年我比以前更享受客人们的光临。就像在航行上一样,我也在客人方面增长了很多自信。就像第一年和第二年的客人们会证实的那样,我以前或许有点太受“新船综合症”的困扰。这是一种徒劳的状态–既想保持一个物体完美的、永久的崭新度,又想享受它的预期用途。徒劳的!

这方面我得到的最好的建议来自我的朋友罗伯特罗·拉萨格纳(Roberto Lasagna)(真人,真名字,意大利前参议员)。关于如何对待一艘新船,他说:“拿个锤子,进到船里把它砸个稀巴烂,然后享受你的航行。”这是个比喻,我想…… 虽然这么说,我现在也不允许锤子在船上出现……以防万一。

hammer

三年了,Esodo身上那股刚开封的网球味已经散尽了。而我也远不如以前那样狂热地保护所有东西。我承认,拎着抹布和纸巾在客人们周围盘旋,监视他们的一举一动,让大家都觉得尴尬。就像你可能注意到的,评分系统就反映了这个态度的变化。今年大家都是很高的分。

sb10063721e-001

这个航季以一次计划外的1,000英里的航行结束–基本上是单人的–从撒丁岛到亚得里亚海的拉文那做维修。这是一次非凡的旅程。它用冷雨、巨大的海浪、突如其来的暴风雨、失眠和沉闷考验了我的决心,但同时它也带来了美丽的光照、灿烂的彩虹、海豚和壮观的云景。这些都是非常值得的。

最后,关于自然的观察。这个航季我在海洋里看到的塑料比鱼还要多。几乎就像塑料已经取代了生物生命–就像一个“碳氢化合物合成高分子化学物”版本的绑架者入侵。

我的客人们和我一有机会就为打捞海面上的塑料做谦恭的努力,但是要清理这个长期得不到解决的烂摊子需要比ESODO更多的努力。

我的客人们和我一有机会就为打捞海面上的塑料做谦恭的努力,但是要清理这个长期得不到解决的烂摊子需要比ESODO更多的努力。

尽管我们的海洋看起来广阔无边,但是它们不是无限的。我们执迷于消费的一次性社会所排出的污物最终会将它们填满。

我不知道解决方案是什么。我料想,要结束这种疯狂需要一个意识上的转变。我只知道海洋在受到损害,这是真实发生的。在海上的每一天我都目睹着这一切。

明年,Esodo将会航行到威尼斯北面60英里,然后往东横渡亚得里亚海到克罗地亚,然后整个夏天继续向南朝着希腊航行。

明年见!

超赞船长,泰国,曼谷,2015年10月。

(请用幻灯片模式浏览以下图片)

Return to Top ▲Return to To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