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理解一点很重要,就是,在整个人类历史迷宫中(或者地质时间中),没有任何可考或不可考的证据能够反驳我自编的声明说,我的确是用意式培根制作项链并且穿戴它的第一人。

_MG_5463

一个人待在船上–已经是第十天了–就像一个规格小点的、私密版本的LHC(大型强子对撞机)。每一天你都在自己轰炸自己;奇妙的粒子从头脑中飞出–这些就是构成生活的原子核。意式培根项链只是我们能在自己思潮的宇宙罩下找到的众多礼物之一。它是一个神之粒子,如果你愿意这样说的话。

就像晨雾一样,外界的干扰和诱惑最终会消散,留给我如撒丁岛海水一般的清明。

_MG_5365-1

在这个无限的空间里,我看到前三顿饭剩下的残渣,这个世界的裂痕和缺憾变得明朗:舷窗玻璃上积聚的盐急需关注;书籍不再有道理,而只是随便洒在树木纤维上的巨大的黑墨潭,仿佛一场血的屠戮。

_MG_5542 _MG_5478

有时候我想也许我应该坐着尿尿,因为这样就可以彻底避免不堪入目的飞散的滴渍。另一些时候我想也许今天我应该换短裤了。

_MG_5534 _MG_5482

试图安排每天的24小时是没有任何意义的;在这个世界里时间已经停摆。与食物和其他重要动画物体的对话成为了控制太阳和地球旋转的原子钟。

然而重大问题总是会出现,比如:为什么我在和瑞士奶酪和咖啡机玩UNO?或者,为什么我会在装凯歌干香槟的盒子里装丙酮……?

_MG_5493_MG_5507

陆地似乎是敌人–它就在左舷,或者有时候是在右舷方向…… 这取决于风的方向。它吵闹,挤满了人。如果我请这些人上船,他们早晚会用防晒霜或者红酒弄脏我的靠垫。是的,最好还是远离陆地,风险太大了。

船上的资源是有限的,它是地球母亲的缩影。比喻变成了现实:水、咖啡、燃气、网络额度、意式培根、心智……它们都逐渐离去,像我舱底的金属管道一样慢慢腐蚀。

所以你可能要问了,这一切的意义何在…… 我想答案是简单的。就像雷吉·沃茨(Reggie Watts)如此准确地描述的:

“需要记住的很重要的一点是,这是一个好的仿真模拟。它可信,有触感。你能伸出手去–部件都是实体的。你能把物件从一处挪到另一处。你能感受到你的身体。你可以说,‘我想要去这个地方’,然后你就可以随心把这一群分子挪到另一个地点。”

我又怎么能说得更好呢?

FYI–因为这篇帖子过后没有人会再雇我了,我现在要把意式培根项链作为高端的–普雷特(Pret A Manger)–承担我余下航程经费的海上配饰销售。仅售$29.99。趁它们还没烂赶快下单!

我要特别呼唤一声我真正的意大利兄弟,曼谷贝利诺酒庄&精品店(Bellino Wine Room & Boutique)的杰·波奇亚(Jay Boccia)。杰是真正的意式培根大师!

超赞船长,意大利,撒丁岛,Costa Rei。2015年7月

_MG_5437 _MG_5529 _MG_5514 IMG_4124-1
Return to Top ▲Return to To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