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很荣幸作为船长参加了我的第一场帆船赛–2015塔德莫尔杯(The 2015 Tadmor Cup)–就在西西里,马尔萨拉这里。

我的杂牌船员队伍由两名马尔萨拉当地人组成:贾科莫·“动力”·博鲁索(Giacomo “Power” Borruso)和彼得罗·“速度计”·基里柯(Pietro “Speedo” Chirco)。

路线是从法维尼亚纳东海岸的一个黄色的标记到一个黑色的浮标(返回)。我仍然不确定比赛距离有多远,但是好像我们用了一整天才完成它。其实,它确实用了一整天!

比赛的上半段基本上没有任何的风,不过之后风就刮起来了。

比到一半,我们无聊了,决定启动发动机以便更好地抢风航行。这是一次着实的违规作弊。我们还使用了自动驾驶,但是我们仍然用手握着舵轮装出手动转舵的样子。这也是违规的比赛作弊。

可惜我们启动发动机时,我的不对称球帆缭绳正拖在船外,缠到了螺旋桨里(真是活该)。我们派出了彼得罗·速度计·基里柯带着刀子,穿着欧式泳装去船外割断缭绳。讽刺的是,这缭绳还是全新的,我在它出事前30分钟才把它开封。它值200欧元。

耽搁了30分钟之后,我们继续投入到了比赛当中,朝着黑色的折返浮标进发,勇猛地超越了排在第三名的船。

当我们调过头朝着终点航行的时候,风开始消散了,而且开始从一个不利于我们的方向吹来。我们不得不不断地抢风航行。因为船上没有任何食物,也仅有一点点水,我们决定把帆降下来,退出比赛。

我们没扬任何帆,开着发动机到达了终点线。比赛裁判对我们大喊“嘿!!你们必须要跨过裁判船和黄色浮标中间的那条线!!!!”不知道为什么裁判没有注意到我们更大的犯规–我们没用帆–而是纠结于比赛的技术性。我们都笑了。
总而言之,我们表现得非常不错,夺得了第四名。 在一个一共有四条参赛船的比赛中,我们更喜欢第四名的语义。

对外国客人很大方的意大利主家很有风度地用一个大小相称的普通奖杯对Esodo和船员们的愚蠢的努力进行了嘉奖。

从意大利;从Esodo正在进行的探险和遭遇。

非常感激我来自马尔萨拉帆&航行的朋友们。

方舟船长,2015年6月11日。意大利,西西里,马尔萨拉。


Return to Top ▲Return to To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