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不熟悉这个名词–老北京人–这个词常用来形容像本地人一样在北京待了很久的人。这些人也被称为:虐待狂、有自残倾向的、受虐狂……或者,就是十足的疯子!(我知道,我在北京待了18年。)

上周,我在北京待了20多年的难兄难弟,安迪·弗兰德( Andy Friend)和卡洛琳·纳特(Caroline Nath)都恰巧在西西里(和他们的家人一起)。卡洛琳意外地发现了我的一篇帖子,用微信联系了我。他们从东海岸驱车来到西海岸,跳上了一艘轮渡,到Esodo上玩了一天。

那天天气很好,没有水母出现,又有超赞的风!

以前,Esodo上也款待过小孩儿(比如帖子“暗礁和女人”里的波姆Pomme),但是从没接待过八十多岁的小孩儿–更何况是两个–有他们在船上简直太好了!卡洛琳的爸爸是个老练的水手。他教了我一些老的方式–在Bose扬声器和Spotify歌单出现之前的–你能想象吗?为了帮我记住如何依靠广泛使用的红色和绿色航道指向标进入和离开港口,他给我背诵了一首歌。歌我忘了……怎么读取指向标,我也忘了。给自己的备忘录……读读这方面的东西!

那是喧闹的一天,我们在水里的时间比在船上的时间长。杉缇(Shanti)和奥米(Omi)(卡洛琳出色的孩子们)基本上就是两条小鱼儿,不过到一天结束的时候,他们都有点晕船了–杉缇强忍着恶心到离港口20米的地方才发作,随后她隆重地–在镇上的人面前–“抛下了锚”……但是这一切都做得极文雅,也只有杉缇有这个本事;-)。

我认识安迪和卡洛琳十多年了,这是我们第一次有机会像这样聚在一起。我们都很享受这次相聚。

方舟船长,意大利,撒丁岛。2015年7月

Return to Top ▲Return to To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