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并不是说汤姆·沃勒(Tom Waller)是个坏人。历史上有太多人要比他坏得多,而且,嘿,我们都有不好的地方。我真的不想鸡蛋里挑骨头,但是这个缺点真的是太难忽视了。

汤姆不会刷碗。是的。我说了!如果洗碗也有一个海牙(或许Esodo就是),那么汤姆·沃勒就是它最大的罪犯。污秽罪?碗碟灭绝屠杀?可不要让我开了话头。

我不会夸张地把他和世界上最邪恶的人联系到一起,我也不会建议给他起符合他独特暴行的名字,比如:汤姆日水池(Tom Il Sink,引申自Kim IL Sung,金正日), 汤姆布特(Tom Pot,引申自Pol Pot,波尔布特), 污秽可汗(Grime-his Khan,引申自Genghis Khan,成吉思汗),  萨达姆·侯污渍(Saddam Hu-Stain,引申自Saddam Hussein,萨达姆·侯赛因)或者汤姆·本·勺子(Tom Bin Ladle,引申自Bin Laden,本·拉登)。不,我不会那样做的!

下图准确地以同等比例再现了汤姆的罪行–这个人体炸弹是炖锅外面被忽视的内脏和鲜血,然后这个锅还被若无其事的收了起来,就好像中东一切太平一样。现在你们都知道真相了……这在洗碗社群里的严重程度相当于9/11 X 100。

你还以为汤姆身边成群的电影制作业的混血尤物能把他培养出来–女士们,你们的工作还远没有结束啊!

_MG_5352-1

现在,我们说点儿高兴事。

有一个真正的水手在船上简直太好了。这是汤姆第二次来Esodo。对我来说,不用做“全天船长”太好了。 汤姆一生都在航海,非常熟悉船只,一路漂亮地驾驶着Esodo,而我则为他调帆,像个船舱里的小婊子一样给他做饭。

我们经历了一个激动人心的大胆去做的时刻。我们决定–就地决定–航行35-40小时去撒丁岛,然而这次旅行是短暂的,因为在启程3小时后我们发现我们的航行速度只有1.3节。我想,一个上了一整晚班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家的泰国妓女走得都比我们快。(两天以后,我独自完成了这个行程。)

尽管有这个小失望,我们仍然玩得很高兴,在环绕埃加迪群岛航行时恰逢几阵给力的风,也第一次探索了马雷蒂莫岛。我们一度没用主桅就扬起了北帆代码一号(North Sail Code One),仅用这一张帆就达到了将近6节的船速。真是漂亮!

尽管没有女人在场,这仍然是一次非常好的男生旅行。但是我们本该是三人行来着,可惜我们亲爱的朋友,彼德·弗达考沃斯基(Peter Fudakowski)(我的航海门徒)在另一次航行中染上了腿部感染,不得不临时取消了我们的约定。我敢肯定那艘船需要查一查自己洗碗的工作。

我期待着下一个航季。到时候汤姆·本·勺子和彼德·腿-上-痛风-斯基(Peter Leg-a-gout-ski,引申自Peter Fudakowski)和我会踏上史诗般的旅程–也许是在北非……虽然,照现在这个速度,意大利南部和希腊很快就会变成北非了。

汤姆得了9.2 分的客人评分。考虑到他的罪行,这分数有点高,但是他的航海技术真的很对得起这个分数。

方舟船长,意大利,撒丁岛,2015年7月

Return to Top ▲Return to To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