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然大海冰冷无情,她也远远不如糊涂的女人危险。

这件事说来话长,好吧…… 这个故事其实很简单。简短地说就是:女人。船。一万欧元。没有女人。

Pomme Hongsananda, Noah Weinzweig

好吧,你非要听完整的故事吗?好,下面是我的鱼雷形龙骨压铅撞击暗礁之后的样子。你问我的船是怎么撞上暗礁的吗?是这样的,作为船长我在一定程度上需要依靠我的客人们来完成一些简单的任务。好消息是我的大多数客人都很喜欢学习如何航行,喜欢在船上承担一些义务,而且他们都很严肃认真的去对待这些事。我很喜欢给大家指点迷津…… 我这是一语双关。

IMG_2443 IMG_2444

总之,波姆(Pomme) [帖子里深色皮肤的诱人海妖]和我正驶入位于西西里北方的伊奥利亚群岛链西北海岸上的一个小海湾。我知道海湾里有未标记的暗礁,所以我让波姆站在船首,一看见像是暗礁的东西马上告诉我。我当时正以2节的速度航行,准备如果发现了暗礁随时改变航线。

时间过去了几分钟,一切正常,然后突然间,我听到站在船首的波姆欢天喜地地喊道,“哇哦,真的太美了”,随即砰的一声,传来巨大的地壳运动般的震动,13.5吨的船颤抖着停止了。

那个太美了的东西是–按任何文化或者科学标准来判断–一块他妈的大石头…… 但是,嘿,如果你要撞石头,干嘛不撞个漂亮点的呢,宝贝儿!

嗯,我们并没有下沉,所以那是一个好兆头。我躲开了暗礁,抛下了锚,快速地戴上我的潜水通气管和面具,潜到船体下检查受损程度,上面的照片就是我当时用GoPro拍的。我检查了龙骨和船体连接的地方–那里有冲击应力的迹象(龙骨螺栓周围的漆皮膨起来裂开了),所以我知道要花些价钱了,但是我们肯定不会漏水。

只有当一周后,我驾驶着ESODO到西西里西海岸的马尔萨拉,把她托出水后,我们才发现龙骨周围有一片船体脱层的情况。所以……这就是一万欧元的由来。

去年,我航行了三个半月,经历了两次中型事故–两次都是因为一个女人让我分心,两次都是同一个女人。嘿,这是我的错!

可叹航行和生活并不是不相融通的。这里面能学到的教训很深刻:经历过这些不幸的事故,我已经成为了一个比以前好得多的水手,而我也学会了识别女人身上的一些迹象,让我远离危险。作为一个水手我永远不会明知有暴风雨,还要向前航行;我会查看天气,观察迹象,然后决定是走是留。现在,对于女人,我也是这样;我会听取评论,观察迹象,如果看起来情形不好,我会躲开,改变航线。

所以,不管是破了的船还是伤了的心,都是一样的:如果你没有在下沉,也不是行将就木,你就只会更好,更强,更幸福!这就是生活–而且老实说,我不喜欢暴风雨,所以为什么非要再搅进去呢?!

波姆已经被勒令终生不得再登上Esodo了,而且她在我的客人评分系统上只得到了10分中的1分,但是她间接地教会了我远离糊涂女人心的反复无常,教会我不要跟30岁以下的女人约会,在这一方面她得了10分中的10分!

Pomme Hongsananda, Noah Weinzweig Pomme Hongsananda, Noah Weinzweig Pomme Hongsananda, Noah Weinzweig Pomme Hongsananda, Noah Weinzweig Pomme Hongsananda, Noah Weinzweig Pomme Hongsananda, Noah Weinzweig, Pomme Hongsananda, Pomme Hongsananda, Noah Weinzweig Pomme Hongsananda, Noah Weinzweig. Pomme Hongsananda Pomme Hongsananda, Noah Weinzweig
Return to Top ▲Return to To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