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必须承认,我为我的生命中有一群如此这般形形色色的朋友而感到骄傲。而且我经常惊呆于–以这些人的才干、成就、睿智和人道–他们如何会是我的朋友。

我只能想当然地认为我的品质和精神多少在我的朋友身上有所体现。这为证明我肯定很好……或者也许并不太好……提供了比轶事更确凿的证据。

说到这里阿兰·弗里德曼(Alan Friedman)登场了–阿兰和我相遇在2007年的北京。他为意大利独立频道,La7的一档意大利电视节目担任主持和制片,而我是他的中国制片人。在他到中国以前,有人警告我说他是一个不好相处、反复无常又苛刻的人…..所以,基本上就是和传媒界的所有其他人一样。

不管警告怎么说,他结果证明是一个极好的人。我们差不多马上就成了好朋友,而且到现在将近10年了,一直都是好朋友。

如果你想把阿兰作为化合物再创造出来,那么你会用一单位的天才智商和一单位的创意狂热。在室温下混合,你就能得到最非凡、最出色的通用合金,阿兰·弗里德曼先生(AF)。这个具有固有不稳定性的化合物(AF)只能被他的妻子,加布莉亚·卡里尼昂尼伯爵夫人(Gabriella Carignani)(GC)稳定住。她是元素周期表上最最有克制力和忍耐力的元素–没有GC,AF将陷入自我毁灭。

阿兰是一位记者。这个纽约客在二十几岁的年纪离开了美国,在《金融时报》积攒了很多英国报业大奖(英国的普利策),成为了《国际纽约时报》和《华尔街日报》的首席评论员,而后又在意大利重新塑造了自己,成为了一名受人尊敬的记者、脱口秀主持人、纪录片制作人、多产的作家以及经济学家。他的名字在一个和他一样天才狂热的国家家喻户晓。我敢肯定这并不是一个巧合……

跟其他很多我的客人一样,他们生活中的戏剧情节跟着他们到了船上–这让你不得不问,“在这个过分联接的世界上,还有无忧无虑的度假吗?”让我告诉你……没有!

在阿兰和加布莉亚5天的来访中,我在第一排的位置观看了阿兰最后修改他备受期待的,为意大利的西尔维奥·贝卢斯科尼写(Silvio Berlusconi)的新传记。在阿兰登上Esodo之前,他与贝卢斯科尼在他的撒丁岛别墅里共度了几天,而在那之前几个星期,他去克里姆林宫采访了弗拉基米尔·普京。

我酷爱能够有幸接触到这个世界。在这里没有什么比现实生活更摄人心魄……好吧,也许除了《权利的游戏》和《纸牌屋》之外。

我不能背叛我的光环特权,但是我也不需要–10月份这本书将在二十多个国家推出,而且它让人欲罢不能!(在美国它叫《贝卢斯科尼:一位接手意大利的亿万富翁的传奇故事》 BERLUSCONI: The Epic Story of the Billionaire Who Took Over Italy,阿歇特图书,10月20日。在意大利它叫《我的方式:贝卢斯科尼向弗里德曼讲述他的故事》My Way: Berlusconi Tells His Story to Friedman,Rizzoli图书,10月8日。)

不管生活有多少戏剧情节和压力,Esodo,大海和好友总是一剂良药。

伯爵夫人,自己不失为一名航海家。她曾对弗里德曼上船表示怀疑,而且我必须承认,我也曾有些好奇他会有怎样的表现。然而弗里德曼惊艳了我们两个,他快速地喜爱上了航海就像鱼儿喜欢水一样,最后还驾船航行了从撒丁岛到科西嘉岛的大部分航程。

我们五天的航行把我们从切尔沃港,通过马达莱纳群岛,带到了科西嘉岛的博尼法乔,然后又回到了撒丁岛在罗通多港结束。

从一到十评分,我必须给阿兰和加布莉亚11分。

超赞船长,拉文那,2015年10月

Return to Top ▲Return to To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