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个著名的说法,是我刚刚编的,“当两个水手聚到一起,就会吹大风。”好家伙,我和克雷格(Craig)那叫一个吹呀!(等等,这话好像有点不对劲……)

我认识克雷格–一个塔斯马尼亚人–已经至少10年了,然而我们除了在香港和朋友一起泡吧还没一起度过多少时间。不过就像意大利面对香蒜沙司一样,Esodo不断地拉近人们的距离。

克雷格上船前,我甚至不知道他是一个水手,但是我很感激他是水手,因为我们是在迄今为止我遇到的最强的风里航行。尽管我们是在背风面–撒丁岛的东海岸–我们还是面对着从西面刮来的(总是这样的)密史脱拉风所带来的48节强风。Esodo有两次差点突然横转,但是我们设法躲过了真正灾难性的后果。真是有惊无险……

克雷格在船上的5天,我们每天都去航行–以致于我们只有摆拍的航行图片发到这个帖子上。不航行的时候,我就在清除地板上不知从何而来的咖啡渍,另外就是严厉地批评克雷格不好好洗碗,好像所有Esodo的客人都有这个毛病。

我们航行到了神气活现的切尔沃港。它由阿迦汗建立–然而如今却早已变成了超级游艇、高级妓女、购物狂、假成功人士和更多妓女的腐败的游乐场。所以,显然我们在那里度过了非常愉快的时光!!我们在名叫Soto Vento和亿万富翁的俱乐部喝酒跳舞,玩到天亮,还和超级游艇上穿着比基尼的美女一起划桨板。我们问她们有没有“看到我们走失了的狗”……这就是我们从巨富手中抢美女的诡计。可惜的是,有一晚我们喝醉了,把桨弄丢了,也就是不得不放弃这个把戏。桨板也改名叫“板”了。

切尔沃港停靠一晚要320欧元,所以我们第一晚就在2000欧元一晚的华丽的碧绿海岸狐狸湾精选酒店免费停靠。在那里我们花45欧元一杯的价钱喝酒(即使价格超高,这个酒店也是非常棒的)。我没有小艇,所以我们就在超级游艇主一点都不寒酸的小艇上搭顺风艇–其中有一艘属于一个沙特的大人物,他有3亿欧元的巨艇。他至今没有回复我们邀请他来Esodo与小人物一起航海的短信。

第二晚我们在切尔沃港买了一个系泊浮球,整整140欧元一个球(浮标)。相信我,这跟附近碧绿海岸狐狸湾精选酒店500欧元一晚的球比起来已经是便宜的了。给自己的备忘录:买大球然后退休!我说了大球!

Esodo是我这一生做过最好的投资。它创造了我们最具价值的产品–经历。几年前,我意识到物质世界最终会归于虚无,而最终它会让你感到孤独。 我认识到生活中有两项好投资,你自己和他人。就这两项!Esodo是一台能拉近朋友和家人的魔法机器。它创造经历。这些经历让友谊更深厚,让我们与世界和宇宙的纽带更紧密。就是这么简单。

我和克雷格玩得很尽兴。尽管他在厨房洗碗洗得有点像犯罪一样,他仍是有三条优点的:他不是澳大利亚人;他是个好水手;还有,他是男人中的君子。我给克雷格的评分是一个让人尴尬的无聊的10分。我期待明年夏天再和他一起航行。

下面是克雷格拍摄的小视频,是关于我们在48节风中的航行的。

超赞船长,科西嘉岛,博尼法乔。2015年8月

Return to Top ▲Return to To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