船长

我完全不知道我在干什么。这就是我最喜欢开始所有新冒险的地方。
[更多]

更多

第一次航行时我还是个小孩。

那时基本上是在我的夏令营里–在多伦多北面约三小时之外的阿冈昆公园(Algonquin Park)里的阿罗宏(Arowhon)–能乘载两人的小船上。我最喜欢的夏令营活动就是航行。我还喜欢宰蛤蟆,然后把蛤蟆放到女生的马桶里(我对这项活动深感后悔–我是说宰蛤蟆那段儿)。

 

IMG_4081

夏令营结束之后,我长大了,再没有航行过。

而是在23岁时搬到了中国,学习中文,之后再没回家。我用接下来的18年在北京创办经营我的公司–一零八零影视技术有限公司–为可口可乐、苹果、大型好莱坞工作室等客户作制片,和爱德华·伯汀斯基(Edward Burtynsky)等艺术家以及创作了《天地玄黄》(Baraka)和《轮回》(Samsara)等作品的独立电影人合作。

我的工作很让我满足,但是在中国这台年GDP增长率12%的超级跑步机上吸了18年污染空气之后,我需要为我的生活找一个平衡。

这时我把目光投向了大海。

陆地看起来简直太丫脏乱吵闹了。我需要在地球上找到一片人烟稀少的天地。海洋占据着地球表面的70%,但是大多数人并不知道怎么在海上生存。这些看起来都是逃离计划的好线索。所以在41岁的时候,我买下了一艘美丽的43英尺帆船。我把它放在欧洲,至少现在是这样。

我的船的名字–Esodo–说明了一切。它是意大利语中的《出埃及记》。

我花了将近两年的时间考虑要买一艘什么船。

在花了太长时间在网上看了一堆漂亮照片之后,我决定飞到戛纳参加船舶展,近距离地考察硬件。在那里我找到了我的船舶制造商–意大利船坞Grand Soleil。我决定买一艘新船,因为要找到一艘质量好的二手船简直太麻烦了–我既没有时间和耐心也没有经验来判断什么样的交易是笔好交易,什么样的又是个陷阱。买新船是个保险的选择,而我也有足够的钱–所以管它呢!

我在2013年买下了Esodo。

当时我完全不知道要怎样驾驶一艘43英尺的船。我10岁时在夏令营学的东西全都还给老师了。我需要学习宝贵的知识。所以当意大利人造船的时候–一个6个月的过程–我去泰国上了12天的课,得到了一些基本的自信和一个美国航海资格认证。

2013年5月当我驾着Esodo出海时,我差点精神崩溃。它比我记忆里要大得多得多。我整个被震慑到了。

我的第一个航季很短–只有5周。

在我的第二个航季,我在海上待了4个月。我克服了最初的焦虑,开始顺利地驶向这个充满冒险和自由的新世界。Esodo让我的朋友们与我更亲近。没有人会急于参观你的新公寓或者房子(高级的匣子),但是当你在地中海海面拥有一艘帆船,人人都想来看看。跟朋友们共度时光,巩固我的圈子是我的意外之喜,(讽刺的是)这些都是一艘叫Exodus(英文:出埃及记/大批离去)的船带来的。

当然我也有大量独处的时间,但是我从不寂寞,也从不感到无聊。

在海上航行的时候,总有很多东西去学习,去观察。对细节的关注是确保安全和尽兴的关键,因为在海上有很多的危险,比如:严酷的天气、设备的损坏、和财政陷阱等等。航行的每一天都是与自然力量抗衡的一天。虽然海洋会给你无边的美景和自由,但是她也能在暴怒之中让你扭曲旋转。你必须时刻保持睿智、谨慎,并且心存敬意。

这就说到了我撰写这个博客的原因:学习,以及尽情玩乐。

我最大的灵感来自于Bumfuzzle。派特里克·舒尔特(Patrick Schulte)和艾丽·舒尔特(Ali Schulte)让我明白你可以大胆去做–而且凭借一点运气和大量的努力你就能够环航世界,并且存活下来。我的朋友鲍勃·芬德利(Bob Findlay)也给了我很多我迫切需要的鼓励。2012年6月份我和鲍勃一起在意大利航行。他只用了仅仅四天就说服我说,我想要独立航行。那次经历以后,我决定我愿意做出这样的投入,随后开始在网上查看漂亮的船舶照片,阅读一些航海博客。

虽然有很多出色的航海博客,但是我一直没有找到一个博客能讲清楚我和Esodo踏上这段旅程时所有我想知道的。大多数博客展示了很多漂亮的照片,却没有提供多少实用的知识珍闻。我想通过这个博客分享我的学习过程。这样其他人就可能从我现在的经历中受益。

享用吧!

方舟

Return to Top ▲Return to Top ▲